当前位置:首页 > 烈焰私服新闻 > 《中国式家长》——望子成龙的永恒困境

《中国式家长》——望子成龙的永恒困境

来源 烈焰私服发布网 2019-07-16 14:46:54 人气:加载中

01.

十一这段时间有个游戏突然就火了起来,steam上也是特别好评,叫做中国式家长。其实游戏内容很简单,玩家扮演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孩子,体验一段从出生到成人的成长之旅,目的是在最宏大和终极的考验——高考——中取得好的成绩,改变人生境地走上人生巅峰。

游戏内容和玩法其实都不复杂,无非就是安排学习、娱乐、社交,处理和父母的关系、自身的压力等等。很多细节上其实也经不起太多推敲,有不少玩家因此而吐槽。但是在有的设计上,这款游戏还是足够深刻的,其中最令我深思的一点是:

曾经我以为我是那个孩子,后来才发现,我其实是那个家长。

望子成龙这件事其实并不是一个主观选择,而是惯性,甚至说烙印。

02.

中国人素来有一句老话,叫做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。不同的人对这句话有不同的理解。

对于大多数普通的家长和孩子来说,这句话就是原本的意思:所有行业都是低贱的,只有读书入仕才是正途。而这也符合我们几千年来的国情,不论是科举还是高考,本质上来说都是通过不断读书、上学来实现阶级跨越。

我以前分析过,一直到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,这条道路都是有效的。但是到了现如今,继续通过这种传统路线来获取上升渠道,效率已经非常低了,非常符合边际效应递减的原理。原因在于,问题的本质不在于教育是不是稀缺资源,而在于人才是稀缺资源。这种人本身的属性才是经济地位提升的关键。我这里提到的是经济地位的提升,因为阶级地位的提升其实已经不可能了,中产阶级就是上限。

千百年来,上学为什么等同于上升渠道,或者说好的经济地位,是因为教育本身能够有效地把任何一个受众转变成稀缺资源。因为在信息时代来临之前,稀缺的仅仅是信息而已,教育是唯一能提供信息的渠道,所以母凭子贵,显得教育很稀缺,上学很重要。

举个例子:比如二三十年前在大学念一个英语专业,出来就业那是很厉害的,因为懂英语的人并不到,所以可以接触到很多外资代表、权力核心层等等,而这个人本身的背景和出身其实并不关键。但是在现在,念个英语专业,教育质量和成果必然是高于二三十年前的,毕业生在就业的时候却往往并没有特别的优势。原因就在于虽然大学的教育质量提升了,但是英语这门学科本身的稀缺性已经不存在了,并不是只有上大学才能学英语。

所以在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下,其实往往已经丧失了这种稀缺。为什么近些年的热门专业是计算机和金融,因为只有在这两个新兴领域里,教育的功能还是符合过往规律的——提供有价值的信息,将任何一个受众转化成稀缺资源。在传统和成熟的领域里,教育本身能够提供的信息并没有太多价值了,这个是由行业的结构决定的。

更何况在信息时代,获取信息的成本太低,这个时候关键的能力往往是筛选信息。所以我个人预测未来一定会有很多强势的自媒体平台出现,其影响力远超过现在的专家、公知。薛兆丰教授有一句话讲的很对,成熟的社会一定是专业化的社会。言论自由可能还是会自由的,但是言论的权重却一定不同。

所以话说回来,为什么现在还想通过上学来改变命运几乎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上大学接受的教育本身往往并不稀缺。而很少有家长们能意识到这一点,还是拼了命的把小孩往补习班里面送,期望他们高考能有个好成绩。

现代社会,真正稀缺的往往是筛选辨别信息的能力,以及善良、理性的声音。

03.

事实上,我们的下一代现在面临的斗争已经全面升级了。

对我来说,其实国内985以下的学校完全没什么读的价值,仅有的一个价值仅在于——本科毕业。是的,其实现在大学完全是门槛而已。但为什么一个好的大学依然重要,原因唯二:优秀的经济回报需要的门槛也越来越高了,以及校友资源。

而我所说的斗争全面升级,意思是说,如果想提高未来的经济社会地位,那么上好的大学仅仅是顺带手、最基础的事情。就像你需要学英语一样,这是必经之路而不是终点。而成长过程中的主要精力,要放在别的地方。责任感、主人公、家国天下意识的培养;对于人文、艺术的敏感和兴趣;保持好奇心、终身学习的能力等等。这些东西才具有稀缺的属性。

但这往往要通过几代人的积累才有机会。

就像这个游戏一样,一周目我的崔1只靠上了一个二本学校。二周目崔2考上了川大,还是不行。三周目崔3考上了北大,还顺带手学了一些特长,撩了个妹子。这才符合我本人的情况嘛!而我在这三周目的游戏里,也明白了一些道理。

a. 如果学习不是顺带手的事情,那么其实这个孩子的成长空间真的有限。

这其实也符合我本人的情况。学习都是随便学一下,然后把大量的时间拿去读书、探索,打游戏了。简单来说还是一个滚雪球的问题。好的家境、基因往往能够提供更有效的“增加属性”的渠道,让花在考试上面的精力压缩到最少。因为考试、升学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价值来源。

这样孩子才有更充足的空间和时间在别的方面做积累,挖掘真正的价值。

b. 很多时候,家长的执念往往是自身梦想的延续。

其实我在玩的时候就明白,虽然游戏的主人公是一个孩子,但是我们的玩家角色代入的却不是这个孩子,而是父母。我会情不自禁的期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比自己有出息,方方面面都强过我。只有这样,我才觉得作为一个家长是合格了、尽力了。我没有上北大清华,可能多多少会期望我的小孩未来能替我完成夙愿。

但是我也清醒的认识到,有的时候,这会成为彼此的一种束缚,是不理性的。

c. 零花钱很重要。

我觉得人最珍贵的权利,就是做选择的权利,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。因此对一个小孩子来说,最重要的我认为是提供可能性。甚至家长唯一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尽量为小孩保持多的可能性。这是家长们应该遵循的重要原则,什么是好的管教,未来能够让孩子拥有更多可能性的管教就是好的管教。

比如最基础的,为什么要去读书而不是当混混——因为上完学你还是可以转头去当混混,但是如果一开始你当了混混,就不太可能再去上学了;为什么家长要陪伴孩子——因为如果陪伴太少的话未来这个孩子健全发展的可能性很小,人生路就会很窄。

那这和零花钱有什么关系?

其实很简单,家长为孩子保留可能性,孩子终究要学会怎么做选择。零花钱越多,就可以提供越充足的学习机会。很可惜我小的时候没有什么零花钱,因此我后来走了一些弯路。

再回到我前面所说的,斗争的全面升级。不难看出,这其实是需要家长和孩子的共同努力的,这条道路上还有很多大坑,有些跌进去一次就是前功尽弃。只有不断的做正确的选择,才能保持始终在成长和前进。因此我向来觉得,生儿育女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,不愿去想。

04.

最后再说一点,说说孩子的“属性”问题,或者说资质问题。

其实你说什么东西能决定人的一生?我认为几个属性,几个特质都决定不了。出身、环境、运气、时代,这些东西的影响都共同存在,而且分时期比重还不同。但是人们常说的,往往最多的就是智商、情商。

智商这个很好定义,就是认知能力,我认为简单来说就是接收信息的效率,这个没什么好纠结的。

但是关于情商,其实我不太认可现在的说法。心理学上情商是指人控制自己情感、承受外来压力、把握心理平衡的能力。其实情商并不是只关于自己,这一部分诚然重要,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,感知他人的情绪变化,保持和他人的舒适距离,知晓应如何与人接触来达成自己目的。换句话说,智商用来高效的接受信息,情商用来有效的达成目的。但本质上这两个都是感知能力,智商接受的是方便量化的数据,情商接受的是不易于量化的情感、距离,那些微妙又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这两个东西,都是天赋。

有些人可能因为经验学会了察言观色、甚至是“长袖善舞”,好的销售往往都具备这样的功力。在工作中有这样的实力其实够用了,毕竟工作不太需要创造性,具有方法就行。但是在艺术里,在人文和人性里,经验远不如天赋重要,就是那一点点东西,画龙点睛的那一点,美妙。那些感知能力强大的人,其实往往敏感而焦虑。

回过头来看我自己,其实我认为我是幸运的。男女天赋侧重点不同,男性接受量化数据的能力强一些,女性接受非量化数据的能力强一些。所以男性可以靠逻辑解决问题,女性可以靠撒娇解决问题。一个抓住了人和自然的关系,一个抓住了人和人的关系,都没问题。但对于我来说,我是一个“会撒娇”的男性。这可能是因为我从小是跟着妈妈生活,导致我和女性接触的时间比较长造成的。我往往也知道,如何合理的运用人际关系和他人的性格特点,示弱、强势或者用其他手段去达成我的目的。

我个人认为这种特性在男性身上是少见的,所以说我是比较幸运的。还有一个我见过拥有很强大这种特质的男性,就是马东老师了,希望有一天能认识他吧。